利发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利发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发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04:49:4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是美国以一对十,包括欧盟在内,德、英、法、印都位列美国前十大贸易伙伴之内;二是这些贸易伙伴,大多数是美国的所谓传统盟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关键的是,在这场数字税加征与否的博弈背后,是对数字经济规则制订权的争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跨大西洋的商品和服务贸易规模每天有30亿美元,但现在商路不通,只有网络经济还能红火。特朗普政府不愿意把这块肥肉割给“盟友”们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认同梁先生所言,我个人认为以前的大英帝国早已一步一步走向没落阶段。而英国和加拿大只是美国的跟尾狗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12月,特朗普宣布,时任防长马蒂斯将在2019年2月底退休。马蒂斯随后宣布,自己因为和特朗普观点不一致而决定辞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也就同一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,宣称英国将为多达30万在香港持有“英国国民海外护照”的人扩大签证权利,从目前6个月免签证居留期限延长至12月,并允许他们在英工作与学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洲国家加征数字税,同样可以选择类似办法。英国加征,就把盈利转给爱尔兰的子公司。欧盟加征,可以把盈利换到亚洲。所以,不少美国高科技企业反而不像特朗普那么激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是态度不统一。一些美国高科技企业反对征收数字税,但另一些不反对。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早先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就表示,对此持开放态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预料,为了达到威吓作用,除了英国外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一定会从这十个锁定的贸易伙伴中,找出一两只鸡来杀。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少美国高科技企业会选择把盈利划归税率较低的国家的子公司,以逃脱在美国被征营业税。